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长城起点不是山海关?冯永谦根据司马迁的11个字,寻找长城起点

时间:2022-09-11 15:14:22 | 浏览:2376

2018年,一档大型文博探索节目《国家宝藏》在央视横空出世,节目一经推出,立即引起了大家对考古和文物的浓厚兴趣。节目借着故宫建成600年之际,集合国内九家博物馆,旨在拉近观众与文物之间的距离,通过对文物的介绍,让大家了解华夏文明的渊源和发展

2018年,一档大型文博探索节目《国家宝藏》在央视横空出世,节目一经推出,立即引起了大家对考古和文物的浓厚兴趣。

节目借着故宫建成600年之际,集合国内九家博物馆,旨在拉近观众与文物之间的距离,通过对文物的介绍,让大家了解华夏文明的渊源和发展历程。

在辽宁博物馆专题中,有一件名为铜鎏金木芯马镫的送展文物,它虽然其貌不扬,但却是世界上最早的双马镫,比欧洲早了300年。

这件文物是1965年,在辽宁北票市将军山冯素弗墓发现的,主持发掘它的专家之一,是一位叫冯永谦的考古工作者。

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考古人,冯永谦的成就,不止在他发现了铜鎏金木芯马镫,他还曾经为了寻找万里长城的起点,根据司马迁在史记里留下的短短11个字,在山野间奔波了半个世纪……

新中国第一代考古工作者

冯永谦先生出生于1935年,是辽宁沈阳人,小时候在当地的私塾就读,新中国成立后,考入沈阳市第六中学。

中学毕业后,因为在私塾里学习打下深厚的古文基础,他被分配到东北博物馆,并参加了博物馆开设的考古训练班。

1954年3月,因为品学兼优,冯永谦被选入东北文物工作队,开始从事考古工作。

当时领导东北文物工作队的是著名考古学家李文信先生,在他的带领下,冯永谦先后辗转鞍山、辽阳进行考古发掘。

经他们发掘的辽阳汉魏壁画墓,属于东汉末年三国时期,是研究辽东文化的重要依据,也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随后的几十年间,冯永谦先生的步伐遍及大江南北,他也从当初那个初入茅庐的年轻人,变成了国内知名的考古工作者。

在考古工作中,冯永谦特别善于把地形和古籍结合起来,从而找到历史遗迹。

1954年,刚刚进入考古队工作没多久的冯永谦在随队调查唐户屯、桑园子汉墓遗址时,就曾经根据地形,找到了当年燕太子丹躲藏的地方。

这两处地方位于辽阳市城东,当时条件艰苦,考古队一行人雇了马车,沿着太子河南岸往东走。

一路颠簸之后,他们晚上被安排在沙坨子村过夜,看到沙坨子村的地形之后,冯永谦顿时眼前一亮。

沙坨子村是太子河中的一座孤岛,四周都被河水包围,虽然出村走10公里就是辽阳城,但这里的环境却非常僻静清幽。

辽阳城古称“襄平”,在战国时期属于燕国,是燕国辽东郡的首府,把这个和沙坨子村的地形地貌结合起来,冯永谦想起了燕太子丹在辽东逃命的事情。

根据司马迁的《史记》记载,太子丹派荆轲和秦舞阳刺杀秦王失败后,愤怒的嬴政派兵攻打燕国,并且发下毒誓,要拿下太子丹的人头。

燕国的实力自然不能和秦国抗衡,太子丹在秦国的攻势下不得不逃命,“东保于辽东……匿于衍水”,衍水就是他们身边的这条太子河。

根据这些冯永谦大胆猜想,沙坨子村,就是太子丹当年逃命时躲避的“桃花岛”。

这一猜想虽然没有确切史料来佐证,但是后来经过多方论证,这一猜想得到了专家和学者的一致认可。

如今的沙坨子村,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,再加上曾经见证了太子丹躲避逃亡,最终被杀的历史事件,在为附近人提供访古休闲娱乐的同时,也让当地村民走上了致富之路。

这一切,冯永谦功不可没,也正是因为冯永谦的这种善于把地形和史料结合的长处,他根据司马迁在《史书·匈奴列传》里的一句话11个字,考察了半个世纪,徒步奔波万里,最终确定了万里长城的起点所在。

万里长城起点到底在哪里

长城是中国最具代表的古迹之一,它的第一位修筑者,并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秦始皇,实际上长城的修筑从西周时期就开始了。

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由于连年征战,各国非常重视边境的防御,于是长城的修筑达到了鼎盛时期。

秦朝统一六国后,将各国修筑的长城整合起来,才有了今天万里长城的轮廓。

秦以后的各个朝代都对长城有过小规模的修整,明朝建立后,为了抵御鞑靼、瓦剌等游牧民族的侵袭,长城的防御作用再一次被重视起来。

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大修长城的王朝。

我们今天能看到的万里长城,虽然是各个朝代修建起来的,但还是以明长城为主。

万里长城到底覆盖了多少地方,一直以来有一个被大家普遍认可的说法,就是它“东起山海关,西至嘉峪关”,万里长城的起点就是山海关的“老龙头”。

然而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,“万里长城从老龙头起步”的说法,却随着史料的进一步丰富,不断遭到质疑。

学界对于长城起点的争论,除了“老龙头”之外,还有起于“鸭绿江”、“老边墙”的说法。

据《明史》记载,明代的长城,“东起鸭绿江,西至嘉峪,绵亘万里”,另一部史书《明实录》中的记载也印证了这一说法。

史料虽然记载了明代长城的起点是鸭绿江,但是具体在鸭绿江哪里,却一直没有确切的地点,所以这个说法没有“老龙头”的影响力大。

而长城起于“老边墙”的说法的依据是当地的县志。

县志是记载地方的历史,虽然不像朝廷修撰的正史全面,但却是了解地方历史的重要参考资料。

“老边墙”的地址在辽宁省安东县,据县志记载,老边墙在县东北四十里处的叆河北岸,这是明嘉靖二十五年朝廷为了开拓边界而修建的一段城墙,这就是“老边墙”说法的依据。

这两个说法虽然也有争议,但是无论是“老边墙”还是“鸭绿江”,都在辽东一带,作为这一地区专业的考古工作者,冯永谦经过实地考察之后,也提出了自己的说法。

冯永谦认为,万里长城的起点,就是辽东鸭绿江畔的虎山长城。

寻找途中破解历史悬案

冯永谦先生对长城起点的怀疑,是从1956年开始的。

那时他在辽宁省主持一项考古发掘工作,工作进行时,他意外地在建平县北部的山里发现了一段残破的土城墙。

因为长期从事考古工作,眼前这段残破的城墙,让他想起了司马迁在《史记匈奴列传》里的一句话:燕亦筑长城,自造阳至襄平。

造阳就是今天的河北张家口,襄平就是现在的辽宁省辽阳市,这段记载显然与我们现在普遍了解的“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,西至嘉峪关”有出入。

为了验证司马迁在《史记》里的话,冯永谦先后辗转辽宁、内蒙古、河北和黑龙江四省,顺着书中记载的长城走势,进行实地考察。

这一考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,前期因为技术条件有限,所以冯永谦凭借双脚深入田野之间,在乱石堆里寻找长城的踪迹。

后来虽然可以用航拍代替人力,但是冯永谦却认为,航拍只能派出长城的大致走向,没有办法将细节连